您好, 欢迎访问小ben成长手册, 现在是2019年08月26日

小ben成长手册 QQ:1329877829(请注明来自网站)  


  • 读者墙
  • 本站统计
  • 文章总数:365篇
  • 评论总数:906条
  • 分类总数:41个
  • 标签总数:338个
  • 友链总数:41个
  • 建站日期:2016-05-11
  • 我们该如何从恶魔手中,救出“下一个章子欣”?
    作者: benen005 | 发布时间: 2019-07-17 14:20:30 | 点击量: 83
    标签: 章子欣

    这些天,我们都在等一个奇迹。

    等那个生长在浙江淳安,圆脸,戴眼镜的9岁小女孩章子欣的平安归来。

    尽管感觉凶多吉少,我们还是存留了一丝幻想。但最终,所有人不忍看到的结局还是那样发生了。一声叹息,一声痛惜。

    此时,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别吃“人血馒头”

    围绕这一事件,网络上如今流传着很多所谓的“爆款文章”,有些是以子欣家人名义发文,有些是自媒体借此博取名利,存在很多臆测夸大、贩卖焦虑的成分。

    在这个“众声喧哗、人人都有麦克风”的众媒时代,一方面国家要强化监管,激浊扬清,防范一些人乱带节奏,牟取私利,严厉打击造谣传谣分子;另一方面,各种媒体特别是自媒体要秉持新闻传媒的基本原则,恪守新闻道德,尊重生命,尊重事实、不要用他人的生命及伤痛来制作“人血馒头”。

    “爷爷奶奶为什么让外人带走孩子?”

    “爷爷奶奶贪财,重男轻女”

    “都怪老人害死了女孩”

    近日网上对其父母、爷爷奶奶的责备、怀疑乃至叱骂不绝于耳。

    诚然,老人的“同意”造成了不可逆的悲剧发生,但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是两租客,应该引起同仇敌忾的也是那两个租客。

    自从得知章子欣遇害,女孩的爷爷奶奶痛不欲生,哭倒在地。尽管爷爷奶奶负有看管不严的过错,但已经是悲痛欲绝的老人不能再经受“无妄之灾”了。

    △7月11日晚,电视机里正播放子欣失踪的新闻。子欣的爷爷奶奶一个站一个坐,静静地看着。电视机里他们儿子正对着镜头诉说,老人呆呆看着,偷偷抹着眼泪

    “为什么让外人带走孩子?”

    答案可能真的是“淳朴”

    有人说,爷爷奶奶不看新闻吗?前段时间才发生了女孩被陌生人带走,最后酿成重果的事。

    2019年2月21日至23日,东方网社会调查小组在距离上海市中心仅60公里的小村庄——张马村调查走访。

    调查发现,电视在农村依然拥有较为广泛的受众。村民普遍使用较低端的智能手机,客户端基本以预装的项目为主。主动通过应用商店下载客户端的情况,属于极少数。

    在300个样本数据中,仅有21人经常使用新闻类客户端。

    根据社会调查,东东认为60岁以上的老年人群:对新闻信息没有获取欲望,接受能力有限;信息渠道闭塞,缺乏主动获取新闻信息的能力。

    更不用说,小子欣的爷爷奶奶,生活在在那片僻静的山里,伺弄一个果园,向所有往来的游客都散发善意。然而一条巨大的信息鸿沟,横亘在他们和城市之间。他们生活在一个信息盲区,这里闭塞,不流通,自然就无从得知诸多的外界新闻。我们认为“都应该知道”的事情,乡村里的老人确实是会一无所知。

    就是这样的“善意”与“一无所知”,让两位老人对陌生人的恶意失去了敏感。直到2019年7月8日,警方才接到章子欣奶奶的报案,而当时,距7月4日章子欣被租客带走,已有四天。

    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在城市生活的我们,是无法与像小子欣的爷爷奶奶这样的人群共视角的。提出“为什么?怎么会?”这样的问题,只是对信息获取的落差,难以感同身受。站在这样的阶差上,针对爷爷奶奶对外界的不了解进行谴责,不是同理心的缺失吗?

    这是一次致命的“信息缺失”

    我们想过留守儿童的安全困境吗?

    小子欣的事件可以说是一件极端恶劣的个案,两名租客成功地欺骗了小子欣年迈的爷爷奶奶,将孩子带到了一千多公里之外。但极端个例的背后也有农村一整个留守儿童群体的共性。

    这桩恶性案件,再次撕开了留守儿童的伤痛。

    父亲常年外出务工,只有春节等重要节假日才回家一趟,母亲多年不见,平常由爷爷奶奶隔代抚养,子欣是一个典型的农村留守儿童。因为缺乏父母的关爱,无法享受到父母正确的教育与及时的帮助,当两个外来的长辈对其亲人般地呵护备至并带其四处游玩时,小女孩自然是无比喜悦,戒心全无。

    但是,小子欣的家庭并不特殊,只是数以千万计留守儿童家庭的缩影。

    据教育部、公安部、民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从0岁到16岁的留守儿童有902万人,但是仅有近四分之一的留守儿童,每周才能和父母通上电话。

    子欣“回不来了”,但这其中反映出的“留守儿童”自身和监护人安全防范意识薄弱、社会关爱关注不够、日常安全教育不足等问题值得深思和警醒。

    暑期是留守儿童安全的隐蔽区

    从时间上来看,这个孩子处于一个监护薄弱环节——暑期。同一时间,城里的许多同龄人正在参加热热闹闹的暑期夏令营和辅导班,像她这样的农村留守儿童暂时告别了学校的监管,如果再缺乏家庭的有效看护,暑假不仅孤单,而且危险。一位农村教师曾形容,暑假是农村孩子的一场“夏眠”。

    每到暑假,都有不少关于儿童出事的新闻,他们溺水、被人拐走,或者遇上别的意外。乡村的池塘边会立起“游泳危险”的警示牌。

    坏人在暑假对章子欣下手,等于选择了天然的有利时机:那是一个孩子受到注意最少的时候;平时从课堂上带走一个孩子则没有那么容易。

    现有的农村留守儿童救助保护机制中,包括一种强制报告机制,要求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村委会和居委会等一旦发现这些孩子脱离监护单独居住生活、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疑似遭受意外伤害等情况,“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告”。

    问题在于,章子欣并没有单独生活,也没有疑似遭受家庭暴力或意外伤害。在出事之前,她不符合任何需要强制报告的情形。需要报告的时候,也正是她出事的时候。绝大多数留守儿童都属于此类。

    对这个女童的保护,也许需要一种更强有力的“假日强制报告机制”。当她从学校放假回到社区,保护机制的每一环都必须对此立即知情。她还可能需要一种假期的日间照料。尽管一些人反对举办名目繁多的假期辅导班,认为它们加重了孩子的负担,但对农村留守儿童来说,辅导班反而是一种保护,哪怕不是为了学业强化,而仅仅是考虑到人身安全。在农村的假期,这个领域仍存在一定的空白:私立辅导机构在这里没有多少利润可图,公立学校不允许校外补课,那些短期的志愿服务不管在效果还是规模上都存在很大的局限性。

    多种不幸叠加塑成悲剧

    如何防止“下一个章子欣”的出现?

    心理学上有一种“瑞士奶酪模型”:每一个环节都像一片奶酪,上面存在很多个小孔,奶酪叠在一起,通常没有什么意外。但当一些小孔凑巧叠加在一起,风险因素就像光线一样,透过所有的小孔,导致意外的发生。

    在女童章子欣的生活中,可以看到很多的小孔:

    隔代抚养她的祖父母轻信于人,同意两个外人带走了她——第一个小孔;

    她的父亲从远方提出了没有什么效力的反对,并且连续几天都没有采取法律意义上的阻止措施——第二个小孔;

    她被带走之前,祖母曾经告诉过其他村民,两个外人要带孩子外出,听闻此事的村民虽然提示了女孩被拐的新闻,却依然没有人采取行动——第三个小孔;

    两个陌生人曾在暑假前去接章子欣放学,学校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第四个小孔;

    祖父母对外出租房屋时非常随意,否则村委会也许来得及注意到这两个外人——第五个小孔。

    一个又一个小孔叠在了一起,小子欣掉了下去。

    “天下无贼”的真空状态,或许只会存在于想象之中。但我们不可能要求孩子和家长,将每一个陌生人当作潜在的歹徒。在人们加强安全意识的同时,全社会应该携起手来,尽全力打造更加安全的环境和社会。

    如今,不少留守儿童变相沦为了“事实孤儿”,他们的安全父母无暇顾及。解决留守儿童安全问题的关键在这些儿童的父母。对待“只生不养”的父母,法律法规上并不缺少规制措施。

    近日民政部等12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明确将存在恶意弃养情形或者采取虚报、隐瞒、伪造等手段骗取保障资金、物资和服务的父母及其他监护人失信行为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实施失信联合惩戒。

    7月15日,杭州市检察院联合团市委、市妇联会签《关于联合开展暑期“留守儿童”安全隐患排查暨安全教育宣传活动的紧急通知》

    《通知》指出,暑期是青少年人身安全事件多发频发的敏感期,要紧紧抓住儿童保护的“痛点”问题,紧扣“留守儿童”安全教育主题,重点围绕儿童出行安全、防拐骗、防溺水、防性侵、加强女童保护、净化网络环境、加强娱乐场所监管等内容及“一号检察建议”、强制报告、强制干预制度等文件规定要求,排查“留守儿童”安全隐患,向“留守儿童”及其家长和有关教育辅导培训机构宣传安全知识和保护救助常识,形成全社会关爱保护“留守儿童”的良好氛围。

    来源:东方网综合新华网、中国青年网、检察日报等

    部分文字作者:斯涵涵

    来源:东方网

     

    名称(*)

    邮箱

    网址

    二十二加三等于几?

    (*)

    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e-mail:benen005@sina.com